文章分享‎ > ‎

走出哀傷的故事 (下)

張貼者:2017年11月12日 下午8:02中華傳道會佳音堂
張玲與丈夫感情深厚,丈夫的突然離世,令張玲情緒大受打擊,她一時之間無法接受這個事實。她情緒失控,感到已無能力在教會事奉,便想辭去教會工作,但牧師挽留她,給她三個月假期作安息,教會弟兄姊妹也合力幫張玲辦理陳風的安息禮和安葬事宜。
張玲放假之後,每日都在家閉門呆坐,她像麻木了,不感饑餓、不想做任何家務或工作。她內心只有怨言,她問神:「我們不是忠心地事奉嗎?祢為何要接走他?我還有很多說話未對他說,我未READY好的,祢不知道嗎?為何要我受失去至愛之痛?」她感到被遺棄、無助;她質疑醫治丈夫的醫生有沒有盡全力!也責備自己為何這樣疏忽,他當晚心胸不舒服已是徵兆,自己竟沒仔細考究和送他入院,只當作他患感冒看待!我太專注工作了,身為太太沒好好留意丈夫的身體狀況,也沒計劃為他留後代。想到這些,她只有哭!
師母不安心張玲的狀況,雖然張玲屢次在她的電話中表達自己沒有甚麼,但她感受到她的語氣是很沉重無力!師母在這些不安的感覺中,彷彿聽到神在對她說:「你要去,與她同行」。於是,師母得到牧師的同意,她決定去張玲家中暫住,要陪伴張玲過渡最哀傷時刻。當張玲見到師母,就伏在她懷中,師母緊緊抱著她,對她說:「女兒,不要怕,你不是孤單,有天父、有我、有弟兄姊妹在為你守望著。父親愛兒女,祂所做的事總有祂的意思,只是我們暫時不知道。父親是明白你的感受,祂願意承受你的埋怨,也會幫助你走出哀傷的。陳風的事奉很好,但他尚未完成工作,你可以接續他的事奉成全他的心志嗎?你雖暫時不見他,心還是與他一起的。張玲,看看你手中的戒指,它很美,這是你與丈夫心連心的證據,你戴著它尤如與他在一起。」
在一個月的時間裡,師母為張玲弄飯及處理家事,並經常與她外出散步,聆聽她與丈夫生活的故事。師母就這樣與張鈴同行。這些日子中,張鈴情緒開始穩定下來,在最難熬的安息和安葬禮中也過渡了。而且,在安息禮中,她領受到牧師所說的話,她決定要接續丈夫的志願當宣教工作。以往,她只著重教會栽培和傳福音,現在她要接續他丈夫的足跡,到內地的農村教學,有很多窮困的孩子正等候她來說耶穌的故事。
師母離開張玲的家後,張玲也可獨處下來,她沒再將自己封閉在屋內,她每天跑步和做家務、正常飲食、也約了導師共聚和分享,每日保持靈修與主親近;她不再埋怨,只盼望神讓她回復好的狀態,盡快可以接續丈夫的工作。不過,哀傷的程度雖然減退了,但記憶和感情是難以在短時間中完全消失的,所以張鈴的情緒仍有如四季的變化:有時振作的朝氣如春風,有時開放的懷抱如夏日,有時憶起往事便黯然如秋涼,愛情的甜密觸發傷痛如冬寒。師母觀察到張鈴如此情緒的變化,不但沒有責怪她的情緒仍不穩定,反而安慰她說:「孩子,這是正常的,人是有感情的受造物,每人走出哀傷的時間也有不同,不要感到羞愧,只要你不要再沉溺下去,不要再埋怨神,積極以神為動力的泉源好好生活和事奉。」
當安息期完了,張鈴回到教會主動提出她要接續丈夫的短宣工作。張鈴被派到丈夫的工場,看見很多窮困的小孩,她想起主說:「他們困苦流離,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」,她突然感到自己的視野擴闊了,就決定要住在這裡做長宣工作,專心牧養這群小羊。
隨著多年的過去,張鈴看見小羊的成長感到喜悅,她的哀傷不再困著她,她對丈夫說:「風,我已接續了你未完的工作,我的眼界也開放很多。將來我回到天家後,可與你一起細說我現今的喜樂吧。」張鈴也間中回到教會或公開場所,見證自己如何走過哀傷的故事,而每次述說時都按捺不住眼淚的說:神差了一位天使在她最哀傷的時候守護她。

周觀平弟兄  12/11/2017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