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分享‎ > ‎

為不同的日本人禱告

張貼者:2019年11月18日 上午1:29中華傳道會佳音堂
一位七十歲對自己民族在戰爭中傷害了中國人感到歉疚的日本人:
這位牧師年輕時因西方來的傳教士認識真理,接受耶穌為救主,當了七年的教師後接受訓練成為牧師,至今仍然充滿活力,與妻子(從紐西蘭來的宣教士)到不同學校分享、教英語、傳福音。妻子說她來日五十年,期間有不少人表示願意信耶穌,但很多只是應酬一下,他們只上幾次甚至幾年教會,之後就會消失。她見到真正信耶穌也有生命改變的只有數人。
日本人牧師至今仍會與他新認識的中國人道歉,他們就是有這樣一體的民族性。
我想到的主耶穌已為我們的罪付上代價,祂在我們未認罪以先已主動地原諒我們。有誰像祂,我們犯罪得罪的是創造主,但祂卻反倒為我們捨命,為的只是要挽回我們,從罪中釋放我們,使我們因真理得自由。
日本牧師又分享,一位日本軍兵受命留在異國的森林做間諜,戰爭完結了,他仍獨自留在森林活了30年,期間他的哥哥、母親分別前來告訴他,他也不接受事實⋯⋯所以他說要日本人接受救恩並不容易.......
一位五十歲覺得戰爭與自己無關的日本人:
我的語言老師說今天除七十歲以上的人,沒有人會記得戰爭的事,更不會覺得與自己有關。她小時候曾上教會,覺得這世上一定有創造者、有神。但她會認為耶穌是西方的東西(像我小時候的想法)。她覺得她們有寺廟、各樣的信仰,她相信輪迴,也相信有天堂、地獄,佛教的因果循環她覺得很好,她會覺得努力做好就會好,人有潛能,今世做不好下世再來,總有一天成佛,即上天堂。

陶嘉麗宣教士  17/11/2019
Comments